位置:早安网 > 体育新闻 > 正文 >

男子为要儿子生出八个女儿 意外伤残后全家陷困顿

www.zaoan.cc 2017年11月08日 18:46来源:澎湃新闻手机版

谐音“钟馗”的名字没能庇佑这个中年男人。

曾宣称“作为男人想要创造出点东西”的王忠馗,如今谈到命,垂头低眉、反复念叨“这种东西讲不清”。

去年11月,45岁的王忠馗在一次涉电事故中失去了左前臂和右手的2-5指。一家十口顿时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为生儿子却已生了8个女儿(连上和前妻所生的一个那就有9个女儿),现在成了不能承受之重。

为什么非要生儿子?妻子夏月婵比丈夫还气壮,“想生儿子有错吗,谁不想生儿子!”

能否养得起?这对来自贵州山区的夫妻也许从未细想。他们更看重的,是亲戚朋友和周遭人士投来的眼光。

如果不是王忠馗意外受伤,他们会一直生下去,直至儿子出现。实际上,他们的第8个女儿,还是在王受伤后才诞下。

因为在厦门属流动人口,王忠馗又十几年没回过老家,其超生情况一直未被政府发现。

“他们长期在厦门,我们有过怀疑但没证据。”9月25日,贵州正安县自强村贾姓村支部书记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王家前两胎产下的3个女儿(含一对双胞胎)属合法所生,也及时办理了户口,但村里对他们之后生的5个女儿并不知情,直到王忠馗受伤后回老家办理残疾证明和其余5个女儿的户口。

在夫妻俩所在的厦门市湖里区禾山街道枋湖社区,该社区党委、居委会及相关责任人也因未能及时发现并纠正王家严重超生的问题,于2017年4月被给予相应处罚。

因为王忠馗的受伤,五个孩子都中断了学业,来到他打工的厦门帮着讨说法。才八个月的小女儿,因为没有奶粉喝,早早开始吃菜汤泡的米饭。

今年9月,厦门市中级法院二审判决涉事三方再行赔偿王忠馗137余万元,包括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和父母及八个未成年女儿的抚养费等。

经过近两个月的焦灼等待,赔偿款落实了110余万元,剩下的还在协商。王忠馗已恨不得立刻带着妻儿回贵州老家,尽管出来打工后他有十余年都未曾回去。

王忠馗计划先盖座房子,要够全家人住。“不管怎么样,都要好好养大孩子,要让她们念书。”这位初二时就退了学的中年男人一边说一边挥了挥只剩大拇指的右手掌。

去年过年,夫妻俩带着孩子回了贵州老家。这是夏月婵和她的八个女儿。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张蓓 图(除署名外)  去年过年,夫妻俩带着孩子回了贵州老家。这是夏月婵和她的八个女儿。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张蓓 图(除署名外)

“荒唐”

王忠馗信命,这是自祖上传下来的敬畏。

1972年,王忠馗出生在贵州省正安县安场镇自强村一个苗族家庭,那是个三面环水一面靠山的偏远乡村,大部分年轻人以外出务工为生。

他的名字是当过道士的祖祖(方言,指爷爷的爸爸)给起的,和民间传说中能打鬼驱邪祟的 “钟馗”同音,家人希望这保佑他无灾无病。

这份希冀,更像一个魔咒。

生在他前头的三个哥哥幼年时都患病去世,王忠馗成了家中独子。父母勤劳,长姐比他大了七八岁,家中的农活很少分到他身上。

生活没什么可操心,小学五年里王忠馗成绩一直不错,但顺利升入初中后却没再好好念过书。

十四五岁的少年心比天高,想着要去打工挣大钱,初二没念完就退学了。

王忠馗做过蛋糕店的学徒、学着写繁体字去给人死后做道场,混到22岁,“荒唐地结了第一次婚”。

1997年,他和前妻的女儿出生。孩子还不到半岁时,夫妻俩因为经济问题生出感情危机,两年后即分手。

王忠馗不愿详谈这段往事。那时候在外人眼里,他挣不到钱、没什么出息。他心里苦闷,又寻不到出路。

此后,王忠馗去了温州打工。直到2003年,年过30的他被父母催着返乡,和前妻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又开始相亲。

回忆从前,很多事的因果王忠馗自己都想不明白,只能反复含糊地说,“我也说不清”。

2004年,31岁的夏月婵到邻村,恰巧碰到在村头空地上和旁人闲聊的王忠馗。见面认识后的第三天,两人就决定在一起。

夏月婵此前没有婚嫁,也从未出过贵州省,到过最远的地方是遵义。但她并不是毫无阅历的娇气女人,“胆大得像个男人”。

因为家里穷,夏月婵读了小学三年级后就没继续读书,十一二岁时开始卖菜。晚上十二点从家出发,带着手电筒和两个备用灯泡,独自翻山走一个半小时山路到邻镇批发买入蔬菜,挑着箩筐再回到村子卖。

除了日复一日的卖菜,夏月婵还做过头发收购等生意。

长到了二十七八岁,胆大、能干的夏月婵却始终不敢结婚。看到村里生养小孩的女人,她甚至打心底里为对方可怜,“有些家里穷,小孩很大了还光屁股,穷怕了”。家里人给她介绍相亲的对象,夏月婵都避而不见。

而回忆起和王忠馗认识三天就在一起的决定,夏月婵如今还觉得荒唐得不可思议。

更“荒唐”的是,决定在一起后,王忠馗以麻烦为由提出不办结婚证,夏月婵没想太多就接受了。此后也没有举办任何结婚酒席和仪式,只是王忠馗父亲为二人置办了些新家具。

结婚当年,两个“身上没有一毛钱”的年轻人就跟着同乡到了厦门。

两人不会想到,12年后,他们的境况会比初到厦门时更加潦倒。

不到三岁的七女儿总光着脚走来走去。不到三岁的七女儿总光着脚走来走去。

“乐”

厦门岛上湖里区的安兜社,在当地出租车司机看来完全是个脱离城市的农村。

拐进安兜社的路口,弯曲狭窄的单行道上时常拥堵,从一旁商铺、居民楼、岔道里窜出的轿车、三轮车、电动车让人避之不及。拆迁工地一处连着一处,灰白色废墟上落满垃圾。

路旁有着大招牌的酒楼多已倒闭关门,剩下受欢迎的沙县小吃、麻辣烫、粉面店。

2004年,王忠馗夫妻俩到厦门后,没过多久就搬到了安兜社。住在这的十来年时间里,眼看着周围的民房越建越多、社区范围越扩越大、来到这里的人也越来越多。

本文地址:http://www.zaoan.cc/system/20171108/467603.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