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早安网 > 军事频道 > 正文 >

钟南山:还想再奋斗20年 80岁还可以干很多事(图)

www.zaoan.cc 2017年11月10日 07:42来源:新京报手机版
钟南山。中国工程院院士,因披露非典疫情,被称为“非典英雄”。新京报记者彭子洋 摄钟南山。中国工程院院士,因披露非典疫情,被称为“非典英雄”。新京报记者彭子洋 摄

11月2日下午,广州20多度,钟南山快步走进实验室,坐在窗边的座位,和记者聊了近2个小时。他穿着格子衬衫,蹬黑色皮鞋,米色棉质长裤不到脚踝。语速较快,吐字清晰,聊到兴起会提高音量。

这位已经81岁的“非典英雄”,偶尔喝水擦汗,略显疲惫。上午刚刚从北京飞回来,此前已经连续工作4天,接下来的行程也被排满:参加慢阻肺基层医院表彰大会、推广慢阻肺早诊早治、发表论文、看病。

慢阻肺,是钟南山耗费心力最多的“敌人”。这位呼吸病专家,想在10年内在我国全面推广慢阻肺的早期干预。

这并不容易。在雾霾还不这么严重的时候,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这个病的存在。

这五年间,公共场合也不乏他的声音。他耿直、敢说,关注医改、雾霾、控烟、医患矛盾和H7N9疫情,直言公共政策问题,又敢于在公共场合为引用未经过严格流调证实过的数据向公众致歉。

他一刻也不闲着,还有很多事情在规划中,“现在人活得很长,80岁还能干很多事。”

  着眼未来的呼吸病干预

今年9月7日,钟南山团队的实验成果《噻托溴铵在早期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中的应用》,发表在国际顶级学术刊物《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

这次临床研究由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牵头,国内多家医院参与,数据详实。

“慢阻肺”全称为慢性阻塞性肺病,从咳嗽、咳痰到气短或呼吸困难、再到憋气和胸闷,最后引起心血管、骨质疏松等全身性疾病。晚期慢阻肺患者最典型的症状就是喘不上气,即使坐着或躺着不动也不行,曾有患者描述“憋气的感觉就像被土埋了半截”。

它被称为“沉默的杀手”。WHO曾预测,到2030年,慢阻肺将排在死亡原因的第三位。快速增长的慢阻肺患者数量与如今吸烟群体庞大、雾霾严重、烧柴烹调等因素息息相关。

早在2009年,钟南山便在国际慢阻肺大会上提出,像高血压、糖尿病那样,对慢阻肺进行早期处理。“现在人们都知道血压高了、血糖高了就该治了,偏偏慢阻肺非要等到病人有症状了才治?”

在中国,大多数人并不了解慢阻肺是个什么病。患者就医时往往已经到了慢阻肺的三期和四期,此时病情较重且无法治愈。

对慢阻肺病进行早期诊治,在国内外都是首次尝试。

2010年起,钟南山找到德国制药巨头勃林格殷格翰(下称“勃林格”),申请资金支持,希望他们走早期药物干预的道路。

起初,勃林格以“这个工作很难,特别是进行实际操作时”因而在决策时十分犹豫。钟南山屡次找到勃林格在中国的医学研发部,面谈多次,邮件交流不下10次。这其间,钟南山又和德国总部电话交谈了一次,也亲自写信到总部表明希望获得支持。

直到2011年,勃林格总部终于同意了,除了提供药物以外,还给了钟南山团队400万资金支持,后续还有投入。

接下来,他和他的团队找到基层医院和社区,将有潜在危险因素的,比如抽烟的、烧柴草烟做饭的、受到严重空气污染的人列为重点筛查对象,如果获得确诊就进行干预。

至2016年,841名患者完成实验,结果显示,用药组的患者,尽管自己没有明显感觉,但肺功能明显改善。

因为这个实验结果给慢阻肺治疗提出了“战略性的方向”,在钟南山将论文投去《新英格兰杂志》时,对方仍小心谨慎。6个审稿人针对这篇论文的内容提了几十个问题,邮箱往来20多次,论文来回改了7、8次。

“这是一个非常伟大而且是有前瞻性的工作”,广州医科大学博士、钟南山的学生方章福说。

钟南山同样兴奋:“我们刚做了四五年,我想我们用不了这么多年,最多10年左右,完全可以令医务人员及公众了解,可以像治疗高血压、糖尿病等一样早期治疗慢阻肺,并且会事半功倍,取得很好的效果。”

如今,钟南山心心念念着研制抗癌新药、防治慢阻肺病。新京报记者彭子洋 摄如今,钟南山心心念念着研制抗癌新药、防治慢阻肺病。新京报记者彭子洋 摄

  “讲实话,很简单”

“敢医敢言”,这一幅字挂在他的办公室里,是钟南山去年生日时收到的礼物。

他确实敢言。他起初被人们熟记,是在非典疫情最严峻时选择将疫情真实情况公诸于众的那一刻,他对媒体的回答是,“根本没有得到控制。”

他曾经公开提出,请政府公开全国雾霾检测数据。他也对记者坦承,中药注射剂“良莠不齐”。

被问及对这8年医改如何评价,钟南山沉默了几秒,摇摇头。

他赞同目前医院将医药分开、取消药品加成的做法,但是批评医改“没有抓住要害”。

他觉得,目前医改并没有解决“供方”、即医院的需求。“政府对医院的投入是非常少的”,

钟南山说,“把这个(医药加成取消)的缺口、医院的开支等推到社会上,最后医院只能靠多想办法创收来解决生存和发展。”

创收办法包括:多检查,拆开各种治疗方法、分开收费,比如“做一个手术,把麻醉也分开计算”。这让他很无奈。

前段时间,一个全国三甲公立医院院长和钟南山提起,今年不但没有收入,已经做好明年亏几千万的准备。

在钟南山的认知里,按当前的医疗体制,以医学技术创新为动力和通过创新来为医院增加收入,实际上自相矛盾。

比如,他所在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哮喘科。2000年以前,他治疗重症哮喘病人,一个下午的营业额在10万元左右。后来,他开始注重推广哮喘早期预防理念,教患者如何用很少的药控制病情,到了2005年,一天营业额渐渐减少到5万元。

还有,他所在的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通过技术创新,做肺癌手术时用静脉麻醉,和传统麻醉不一样,不用插管、不用尿管、不用胸腔引流管。病人不需要在医院长时间住院,麻醉费也省了近一半。

本文地址:http://www.zaoan.cc/system/20171110/467705.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