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早安网 > 游戏资讯 > 正文 >

莎普爱思坑中国老人? 专家:治白内障只能靠手术

www.zaoan.cc 2017年12月06日 08:30来源:早安网手机版
白内障眼药水莎普爱思白内障眼药水莎普爱思

遭遇质疑的白内障眼药水莎普爱思(通用名:苄达赖氨酸滴眼液),12月5日获得了监管部门“未发现滴眼液抽验不合格”的表态,但这尚未平息人们对该药疗效的质疑。

近日,一篇来自“丁香医生”的《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文章称,多位眼科医生不认可莎普爱思滴眼液的“白内障防治功效”,莎普爱思广告语使得消费者相信了“眼药水就能够治好白内障”,许多消费者出现并发症、延误治疗等情况。

多位业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该则公告模糊了药品“合格”与“有效”的边界,存在偷换概念之嫌。有行业内人士呼吁,应当对莎普爱思进行药效的再评价。

于此同时,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603168.SH,莎普爱思)却投入重金进行广告宣传,上市数年内投放了300余条广告。财报显示,莎普爱思2016年滴眼液营业收入7.54亿元,其中广告费高达2.63亿元。

针对连日来媒体的多重质疑,12月5日下午,浙江省食药稽查局回应称,经核查2015年至今有关省级药品抽验数据,未发现莎普爱思滴眼液抽验不合格。浙江省食药稽查局表示:“至于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国抽和外省抽验情况,我省没有收到相关数据,国家局和外省如果发现抽验不合格情况,会将有关情况通报我局并在官网及时予以公告。”

有专家认为,莎普爱思的危害不但只是无效,最主要的危害在于夸大宣传而耽误了患者接受正确的治疗。

上海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崔红平是国内最早对莎普爱思提出质疑的业界专家之一。2013年他就以“眼科超人崔红平”的网名在社交媒体上撰文,批评莎普爱思过度宣传和对消费者的误导行为。

“目前没有任何一个能有效预防和治疗白内障的药物。”崔红平12月5日晚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直言,在他看来,包括莎普爱思在内的、市面上可见的白内障眼药水、口服药均是无效的。

不谈治疗,至于莎普爱思是否有预防作用,崔红平指出,前面必须要加上两个字“可能”。

“引起老年性白内障的因素有很多,比如糖尿病、高血压、紫外线照射、营养不平衡等,很多疾病都有可能是白内障发生的危险因素。不考虑这些因素去谈预防效果,只能说可能有作用,不是确切有作用。”崔红平向澎湃新闻记者解释道。

广告误导争议

莎普爱思的官方说明中显示,该药物的主要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但公司在广告宣传中,常常没有对该适应症做出明确说明,或者直接省略。

以中国女排教练郎平参与的30秒视频广告为例,该广告不断重复 “白内障看不清 莎普爱思滴眼睛”、“模糊滴、重影滴、黑影滴”、“有点痛 坚持滴”等广告语。而在广告视频的字幕上,能看到“早期老年性白内障看不清 莎普爱思滴眼睛”的字样,其中“早期老年性”的字号明显缩小。在莎普爱思网店等平面广告上,较多看到的是“预防治疗老年性白内障 认准莎普爱思”、“白内障 要早发现早治疗”等广告语。

对此,崔红平认为,模糊适应症的宣传危害极大。

“对于晶状体局部浑浊、视力较好的,我们称作早期白内障患者。即使对于这样的人群,作为临床医生,我们也从来不推荐任何治疗的药物。”崔红平指出,“如果病人一定要用,我们有的时候也会开一些药,但同时也会明确告诉他这是没有用的。”

“‘视物模糊,点一点’,‘视物重影,点一点’,这样的宣传也存在误导,因为引发视物模糊、重影的疾病,除了白内障还有很多。你就会误导大众,比如说同样会造成视物模糊的青光眼、糖尿病视网膜病变、黄斑变性等等,不谈病理只谈症状,就把适应症范围无限扩大了。可以说这就是故意偷换概念、混淆逻辑、恶意误导。”

不过,对于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的合规性问题,浙江省食品药品稽查局给出的说法是,2016年12月4日至2017年12月4日期间(广告批准文号有效期为一年),该局审批通过的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商品名:莎普爱思)的广告共有74条。同时,通过浙江省违法广告监测系统,近几年该局没有监测到有关莎普爱思滴眼液的违法广告,也没有收到国家总局和外省移送我省的有关莎普爱思滴眼液的违法广告通报。

专家:长期使用可能延误治疗、加重病情

崔红平向澎湃新闻指出,莎普爱思短期使用无效,长期使用则延误治疗、加重病情。

他表示,对于一般性的白内障,他会建议患者择期手术,但是有一类白内障病人除外。譬如,有的患者有闭角型青光眼的风险,这类病人一定要建议尽快手术,因为随着疾病的发展有可能会诱导急性青光眼发作。

崔红平介绍,急性闭角型青光眼属于眼科急症,凶险的情况下会让病人在几个小时内视力丧失。并且在中国这类患病人群庞大,很大一部分由白内障发展而来。“我们平时遇到这种病人都会劝他早点手术。这种病人接受无效治疗就意味着病情会进一步加重,加重过程中有可能会诱发急性青光眼发作,导致更大的损失。”

“我接触过有的病人坚持两到三年使用莎普爱思,从晶状体轻度浑浊,到中度浑浊,再到重度浑浊,硬是把小毛病拖成了重症才来开刀。”崔红平说。

“手术是目前治疗白内障的惟一方法”

和许多眼科专家一样,崔红平一再强调,手术是目前治疗白内障的惟一方法。

“世界卫生组织评价一个国家的医疗水平的标准中,其中一个关键指标叫做百万人口白内障复明手术率(CSR),为什么不叫做白内障康复率,而强调手术呢?从这个角度可以说,手术治疗白内障是在国际上达成共识的。”

崔红平认为,国人对白内障手术的认知度不高,给莎普爱思这样的“无效药”留出了可趁之机。

国家卫计委于2016年发布的《“十三五”全国眼健康规划(2016—2020年)》指出,2015年我国百万人口白内障手术率(CSR)超过1500,较“十一五”末期提高了56%;目标是到2020年底全国CSR达到2000以上。从这一指标上来看,中国远远落后于欧美发达国家——同期数据显示,美国和日本的CSR指数已经超过5000。

本文地址:http://www.zaoan.cc/system/20171206/489536.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更多>>

今日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