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早安网 > 怀孕亲子 > 正文 >

彭蕾卸任:8年,她如何带着支付宝逆袭的?

www.zaoan.cc 2018年04月11日 09:40来源:华商韬略手机版

文/华商韬略

今天一早,马云向员工发出了一封内部信宣布,彭蕾将卸任蚂蚁金服董事长,蚂蚁金服CEO井贤栋将兼任董事长一职。

在此之前,彭蕾为蚂蚁金服奋斗了八年。这期间,蚂蚁金服从“随时会死”的支付宝,成长为估值750亿美元的独角兽。

【随时会死的支付宝】

2010年1月23日,当1000多名支付宝员工兴冲冲赶来参加年会时,没有迎来欢喜沸腾的舞乐,却在一片黑暗中,沉默地听着一段段充斥着用户抱怨、批评、唾骂的客服电话录音……“烂,太烂,烂到极点。”马云的怒斥更是把时任支付宝总裁邵晓锋当场骂哭。

就是这时,作为“技术小白”的彭蕾,被任命支付宝CEO,扛起了打造“支付神器”的重任。在接手支付宝之前,彭蕾在阿里管人力资源、事务、行政、市场......做得最久的是首席人才官,是阿里员工“亲切的家人”,守卫圣城的“雅典娜”。但接受支付宝后,这位守护女神却要身披战甲,开疆扩土。

支付宝于2003年下半年上线,主要目的是为了解决网购支付的信任难题。刚开始时,支付宝团队配置比较简陋,客服只有两个外线电话。

但支付宝生而逢时。2004年,中国银行业开始搞网银,苦于没应用。支付宝一步步与各大银行对接,跌跌撞撞折腾7年,才有了用户2.7亿、日交易量12亿的辉煌成就。此外,作为网购的“必备品”,随着阿里购物平台、淘宝的成长,支付宝发展也一日千里。

随着这款应用的发展,问题也越来越多。网络支付是一个很有前景的行业,但涉及金融的业务既敏感又要保证绝对安全。支付宝越壮大,马云和团队越发如履薄冰。马云还曾主动表示:支付宝随时可以献给国家。这个姿态无奈又玄妙,却给企图扼杀支付宝的人莫名吃了颗定心丸,为发展赢得了时机。

即使如此,彭蕾接手时,支付宝也已经是“内忧外患”。

除了内部要解决的技术性问题,支付宝也已是“十面围城”,电信运营商、互联网巨头和金融机构都看清了支付市场的前景,纷纷闯入要分一杯羹。

当然,支付宝有淘宝、阿里巴巴这些固若金汤的“护城河”,守成求稳不足虑,但开拓进取则极难。尤其是2010年,央行发布第二代网银,“国家队”强势加码,有人觉得支付宝的好日子到头了。

【日拱一卒】

不料,对于这些,彭蕾表示热烈赞成、坚决拥护。

然后,她转头开始双管齐下,一边在技术方面下功夫,不断完善支付宝网购功能;一遍开疆扩土,默默地带着团队将业务拓展到公共事业缴费。

彭蕾这步棋走得很接地气,更接用户的。

彼时,金融机构越强大,越不愿意干这件“脏活累活”——将所有城市、所有基础设施的支付系统全部打通:供水、供电、供气、通讯、网络等等。并不是他们没资金、没技术、没能力,而是这事吃力不讨好。

可彭蕾不管那么多,指引着团队将这件事做到了极致。每座城市、每个管理部门,一家家谈合作,一个个改系统,与支付宝衔接、测试、运转……

日拱一卒,支付宝不间断地干着这件巨大的“小事”,直到今天。因为付的是“小钱”,所以根本没利润。彭蕾把这事干到了底,这番扎实的苦功无人超越。加上淘宝购物平台交易额年年翻着往上涨,支付宝早已征服了亿万国人的心。

【曾被传接班人】

2012年,彭蕾接任支付宝的第3年,发生了几件大事:

5月,支付宝获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为推出余额宝做准备);

6月,完成对香港上市公司私有化;

9月,引入国开行和中投,完成对雅虎持有的76亿美元股份回购(为在美国重新上市做铺垫)。

几番大手笔,彭蕾在其中居功至伟,成为马云完成史诗级战略目标的神助攻。

2013年1月,马云宣布要辞去CEO、委任接班人时,坊间还一度热传,彭蕾会成为接班人的不二人选。不过随后答案揭晓,马云交棒陆兆禧,彭蕾出任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CEO,承接再造阿里的重任,继续攻城略地、开拓新边疆。

【支付宝的一次劫难】

人们也无限期待着“女版马云”创造新奇迹。但突然之间,“对头”杀上了门。2014年3月,中国四大银行(中农工建)宣布,全面下调快捷支付额度,以“保护用户资金安全”。

但谁都知道,这是支付宝的一次劫难。果然此后不久,工行便断然关闭了支付宝所有快捷支付接口(浙江分行除外)。

而这个劫难的因果要从2008年,阿里计划做余额宝说起。

当时全球闹金融危机,马云说过句霸气侧漏的话:“如果银行不改变,那我们改变银行!”而改变的切口是余额宝。

支付宝创立多年,被用户诟病最久的是:钱在支付宝上为什么没利息?这事其实阿里有点冤,支付宝不是银行,当然没有利息。但实际上,银行会给支付宝利息。于是彭蕾觉得不公平、不地道,琢磨着要把“利息”给用户。恰好此后阿里有了基金第三方支付牌照,于是捣鼓出余额宝。

2013年6月,支付宝找到当时连年亏损、决意创新的天弘基金,合作推出了余额宝。余额宝投资标的是货币基金,收益比储蓄略高。以前的投资门槛在1000元以上,余额宝将其降到了1分钱。

这不是多大的创新,却迅速横扫了金融市场。

彭蕾的运气好到爆。余额宝刚上线,就赶上了百年不遇的“大钱荒”。当月,金融机构本指望流动性释放,哪知道“央妈”性情大变,搞起了教训商业银行的“压力测试”,货币市场饥渴难耐、利率飙升,余额宝年化收益率突破6%。老百姓奔走相告,银行存款蜂拥涌入余额宝,又从余额宝进入货币市场,结果又以更高的利率被银行借走。

银行欲哭无泪。本来钱就不够,这些原本“属于”银行的存款在货币市场转了个圈后,又以更高的利率回到银行,让过惯了好日子的银行极其窝火。

当然,上述这些老百姓不管,用余额宝能多些零钱收益,何乐不为?仅一年多,天弘基金咸鱼大翻身,用户破1亿,成了中国基金行业老大。

余额宝爆发的威力,让金融界为之震惊,监管部门也很快踏破了支付宝的门槛,央行、证监会、审计署等部门鱼贯而入,一周一回。

金融业务很敏感,也要绝对安全,所以监管并不喜欢爆发和意外,因为这意味着风险不可控,危机不可知。但监管Party搞了40多次,没啥大问题,监管当局也整明白了余额宝咋回事。

本文地址:http://www.zaoan.cc/system/20180411/611506.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

品牌排行网 养殖致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