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早安网 > 美食天地 > 正文 >

贫困县千万涉农项目款被盘剥68% 纪委:令人发指(2)

www.zaoan.cc 2018年05月08日 22:19来源:早安网手机版

在龙胜忠等人的精心安排下,验收人员按照既定做得比较好的地点或路线进行现场目测验收,同时通过听汇报、看视频、查阅资料等方式进行验收。最后,“朱朝”项目顺利通过了项目单位法人于2014年7月15日组织的验收和2014年8月3日至4日湖南省水利厅组织的验收,工程质量还被认定为“良好”。

该项工程从施工到竣工验收“合格”后,共分三期拨付工程款实际到账总计900多万元,且从第一期拨款之后便逐步向胡海涛支付剩余转让费的款项。其余款项部分被私分,部分用于开支。

案发后,经湖南省天平司法鉴定所鉴定:该项工程实际完成施工面积为1008.24亩,应付工程款327.2968万元,已付工程款1005.29万元,多支付工程款677.9932万元。龙胜忠将套取的161万元资金存入本单位小金库,剩余的516余万元存入一个名叫舒桂润的个人账户,由龙胜忠、舒大国占有并自由支配。也就是说,这个上千万元的涉农项目,有多达68%的项目资金被层层盘剥了。

  审计剥下“好工程”的画皮

“新栽的柑橘树长势旺盛,生机盎然;连片种植的蔬菜满眼翠绿,郁郁葱葱;山脚下的河流清澈见底……”

当地媒体曾如此描述花垣县农村耕地水土流失治理后的新景象,花垣县水保局还凭借这些水土流失治理的“政绩”,先后收获了“湖南省水土保持监督管理示范单位”及“湖南省水土保持监督管理示范岗”两个荣誉称号。

但审计署长沙特派办的一次审计,很快就将花垣县水保局弄虚作假的“政绩工程”,打回了原形。

2015年,审计署长沙特派办对湖南省农林水财政资金开展专项审计。在对所有项目进行综合分析后,审计人员将目光锁定在了花垣县的“朱朝”项目上。

审计人员发现,当地有关部门所提供的资料显得比较完整,省、州、县各级部门也都验收通过了,但是通过对资料进行分析,发现该项目实际完成投资额与申报的投资额虽然比较接近,实际完成工程量却远远小于计划工程量。既然项目未实施,那么项目资金的去向呢?

审计人员追查发现,花垣县水保局私设了小金库,资金多达200多万元,其中100多万元的收入正是来自于该项目资金。

在进一步审计过程中,龙胜忠找来具体实施项目的几个村民包工头订立攻守同盟,要他们拒不承认这个项目弄虚作假的事实。

但审计组根据已经掌握的大量线索,将其各个击破。最后,在充分的证据面前,龙胜忠只好承认了弄虚作假骗取财政资金的事实。

后经审计查实,该项目申领中央财政资金1000万元,其中600多万元涉嫌被骗取;规划治理水土流失面积303公顷,实际完成不到三分之一。

审计署将发现的问题上报,党中央、国务院多位领导同志作出批示,随后,湖南省纪委迅速牵头成立联合调查组,由此,一桩蚕食中央涉农项目款的腐败窝案案发。

为了查实花垣县相关部门和人员违法违纪的情况,湖南纪检监察部门成立了“‘303’专案组”专门调查此案,已调任花垣县国土资源局局长的石国兴、花垣县水保局局长龙胜忠、花垣县水利局财务股长麻建国先后被查。

据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至2015年期间,胡海涛为了感谢石国兴在花垣县“朱朝”项目中给予的帮助,先后5次送给石国兴现金45万元,石国兴均全部收下。同时,石国兴还被查明有其他受贿和贪污行为。

2018年3月9日,石国兴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被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

此前,龙胜忠因犯贪污罪、行贿罪、滥用职权罪,被湘西州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

新华社此前披露的消息称,“朱朝”项目资金遭遇到了六层盘剥,高达68%的项目资金落入到了个人腰包,省、州、县多个层级的干部涉案其中,50余人被严厉问责。

法治周末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此案的查处在湖南湘西引起了极大的震动。2016年5月27日,湘西州反腐败领导小组以湖南省“303”专案为典型案例在花垣县召开“雁过拔毛”式腐败问题专项整治警示教育大会。

“该案是一起民生项目建设领域典型的‘雁过拔毛’式腐败案例,‘雁过拔毛’之狠令人发指;徇私舞弊,渎职失职与贪贿并存,涉案人员之众、违纪违法之深令人震惊。”湘西州纪委相关负责人在会上痛斥了这种“雁过拔毛”式的腐败行为。

  ——法治周末追问——

  涉农资金何以成了“摇钱树”

在国家级贫困县湖南省花垣县一项坡耕地水土流失综合治理工程中,从招投标到项目验收,竟遭遇层层盘剥,高达68%的项目资金落入到了单位小金库和个人腰包。随着花垣县水利局原局长石国兴、花垣县水利局水土保持局原局长龙胜忠等涉案政府官员纷纷被定罪量刑,这起发生在湘西贫困地区的官商勾结案件,其蚕食涉农资金的情况已初步明晰。但此案带来的诸多问题,却也值得追问。

为什么一些建设单位敢如此胆大妄为地对项目进行“收费围标”?他们围标项目的违法成本是否太低?作为挂靠单位的怀化市水利水电工程总队“出卖资质”以及监理单位常德沅澧工程管理公司怠于监理的行为,是否应该受到更加严厉的追责?为什么湖南省水利厅组织的项目验收流于形式?

法治周末记者在调查此案时还发现,一些涉农资金由于监管乏力,往往成了一些贪腐官员的“摇钱树”,而商人和贪腐官员也是“勾肩搭背”,对一些“套钱”要求也是有求必应。

以石国兴贪腐案为例,2012年3月,正值花垣县委、县政府领导换届之时,为了谋求一个更好的职位,时任花垣县水利局局长的石国兴想赠送给领导一台好相机,而他购买相机的经费又瞄上了水利局的公款。

之后,石国兴将购买相机的想法告诉了花垣县水利局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杨某,并指示杨某通过防汛抗旱项目来套取资金。不久,杨某找到中南勘测设计院有限公司市场开发室主任王某协商此事,因为中南勘测设计院有限公司为花垣县水利局实施山洪灾害防治非工程措施建设项目,对于杨某提出以虚构基建项目合同及虚开发票的方式套取资金的这种想法,这家公司也是“有求必应”。

2012年4月10日,石国兴、杨某安排花垣县浩宇水利水电工程队负责人吴某某与中南勘测设计院签订了一份虚拟的“花垣县山洪灾害防治非工程措施建设检测站土建、机房装修及会商室环境改造工程”施工合同,合同总价款为37.52万元。

2012年7月11日,中南勘测设计院收到该工程款后便向浩宇水利水电工程队的工行账户转账37.52万元。2012年7月16日,吴某某在扣除该工程款的发票税款后将结余的35.52万元现金交给了石国兴。之后,石国兴安排人到北京购买了相机。

本文地址:http://www.zaoan.cc/system/20180508/654389.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

品牌排行网 养殖致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