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早安网 > 美食天地 > 正文 >

《杰出小说家菲利普·罗斯去世,他忠实书写性爱、犹太生活以及美

www.zaoan.cc 2018年05月24日 16:48来源:早安网手机版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本周二,菲利普·罗斯(Philip Roth)去世,享年 85 岁。这位曾居住于曼哈顿和康涅狄格州的著名美国作家是 20 世纪文坛最杰出的人物之一,同时也是一位多产、风格多变的小说家,他的作品中时不时还会带点黑色幽默。

密友朱蒂斯·瑟曼(Judith Thurman)表示,罗斯死于充血性心力衰竭。

在漫长的文学创作生涯中,罗斯以不同的人物面貌(以自身形象为主)着力探索身为一名美国人、犹太人、作家以及男性的意义。他是普里莫·莱维(Primo Levi)、伊凡·克里玛(Ivan Klima)、布鲁诺·舒尔茨(Bruno Schulz)等东欧小说家的拥护者,对学习美国历史和美国方言有着强烈的热情。与同期其他作家相比,他总是孜孜不倦地探索男性性欲。

他创作的人物形象包括亚历山大?波特诺伊(Alexander Portnoy)与大卫·凯普什(David Kepesh),前者是一位性欲旺盛的少年,与棒球手套和家庭晚餐都发生过性关系;后者则是一位教授,后来变成了一只重达 155 磅、极其敏感的女性乳房。

罗斯与已过世的两位作家:索尔·贝娄(Saul Bellow)以及约翰·厄普代克(John Updike)并称为 20 世纪下半叶最伟大的三位白人男性作家。除了寿命最长外,他还因为令人称奇的二度重燃创作激情而成为三人中的创作小说数量最多的作家。继贝娄与尤多拉·韦尔蒂(Eudora Welty)之后,罗斯于 2005 年成为第三位在世时被美国文库(Library of America,美国著名的非盈利性出版社——译注)出版作品全集的美国作家。

他曾表示:“厄普代克和贝娄把手电筒伸向世界,展现了现在这个世界。而我挖了个洞,让手电筒照进洞里。”

今年一月时的罗斯。他与贝娄和厄普代克并称为 20 世纪下半叶最伟大的三位白人男性作家。图片版权:Philip Montgomery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尽管未曾获得诺贝尔奖的垂青,罗斯却获得了大量其他最高荣誉:他曾两次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National Book Awards)、两次全国图书评委协会奖(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三次国际笔会/福克纳奖(PEN/Faulkner Awards)、一次普利策奖以及布克国际文学奖(Man Booker International Prize)。

进入 60 岁以后,许多作家都会逐渐停止创作,罗斯却以 60 多岁的高龄创作了一系列优秀的历史小说:《美国牧歌》(American Pastoral)、《人性的污秽》(The Human Stain)和以及《我嫁给了共产党人》(I Married a Communist),这些都是他个人重新接触美国以及美国主题的创作作品。2006 年,时年 73 岁的罗斯创作了《凡人》(Everyman),自那开始,他便孜孜不倦地保持着每年出版一本书的创作节奏,尽管这些并非都是重要作品,但无一例外都体现出了他非凡的智慧与敏锐的观察力。这些作品的主题以不同的方式诠释了年龄以及死亡本身所造成的破坏,而在发布这些作品的过程中,罗斯似乎也在以一种反抗的姿态逃避自己的衰老。

人们通常将罗斯、贝娄以及伯纳德·马拉默德(Bernard Malamu)视为“美国文学史上的 Hart, Schaffner & Marx”(美国历史最为悠久的男装品牌之一,译注)的一部分。但他拒绝接受这个标签:“美国犹太作家这个称呼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如果我不是美国人,那我谁都不是。”

然而,罗斯一次又一次地转向犹太身份、反犹太主义和犹太人在美国经历的创作主题,这有时甚至与他本人的意愿相悖。他经常会回顾,回到他成长的纽瓦克(Newark)韦克瓦契(Weequahic)地区,这一点在他的后期作品中尤为突出。在他的作品中,那里变成了一种类似于消失的伊甸园般的存在,是中产阶级自豪感、朴素节俭、勤勉与抱负的所在。

他写道,在这个地方,没有人不知道“来自外邦美国最高和最低层次的恐吓力量”,但在这里,犹太人和美国人几乎难以区分。菲利普·罗斯在自传《事实》(The Facts)中谈到了他的父亲,他称:“他的全部本领从来都不算多:家庭、家庭、家庭、纽瓦克、纽瓦克、纽瓦克、犹太人、犹太人、犹太人。我也和他差不多。”

模糊了现实与虚构

在罗斯看来,他本人是他探索自己全部技能的最钟情的工具,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他作为中间人的几个虚构的第二自我之一,在自传和虚构之间的微妙界限上谈判,并故意模糊现实生活和小说之间的界限。罗斯创作的九部小说中频繁出现了小说家内森·祖克曼(Nathan Zuckerman)这一角色,而这一角色的写作生涯与罗斯本人有着极其密切的共同之处。另外三部作品的主要角色大卫·凯普什则是一位从事写作艺术的高校教师,他与罗斯有着共同偏见,尤其是对女性的偏见。有些时候——或者说,表面上看似如此——菲利普·罗斯甚至完全省去了伪装角色这一步骤。

本文地址:http://www.zaoan.cc/system/20180524/661022.s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

品牌排行网 养殖致富网